「毒丁」玻璃製品手作人

「毒丁」玻璃製品手作人


Juni:「原來玻璃不一定是透明,亦可以是實色的、糖果色的,每次不到完成一刻都不會知道成品的模樣。」

merrygo3 不透明玻璃

Juni從小喜歡畫畫,從不做手作。最初接觸玻璃製作,在大學上吹玻璃課程。當時跟不少人有同樣感覺:「原來玻璃不一定是透明,亦可以是實色的,糖果色的,每次不到完成一刻,都會知道成品模樣,而且燒玻璃需要投入汗水,以及很多聯想,不同繪畫只是我手畫我心,這不一樣的思維模式及未知的變化,令我著迷。」

玻璃不一定是透明,讀了教育文憑亦不一定要當教師。Juni:「品牌創立三年,不捨得結束,有想過一邊教書一邊經營,但難以兼顧,倒不如全情投入繼續經營品牌。」Juni本依賴學校提供吹製玻璃設備創作,惟畢業後不能再依靠學校,他轉為專注於製作體積較小的玻璃飾物,只需一個窰和微波爐便可,暫時放下吹玻璃。

市集劣性競爭

香港人素來適應力強,另一角度,跟風能力亦極強。早兩年手作市集興起,至去年開始為人熟悉,數量便直線上升,不但每個周末都有,甚至一日有數個。市集增多,手作人更多機會曝光,豈不雙贏?Juni卻不見市集有良好發展,質素愈見參差:「近年手作市集興起,愈來愈多商家覺得有利可圖,想分一杯羹,卻不用心宣傳,檔主不但蝕本,搞手亦忽略檔主心情,純粹賺取租金。另一方面,市集愈來愈多,愈搞愈大型,愈來愈商業化,以往三、四十檔的手作市集已算大型,但現時規模增倍,競爭變大,卻非良性,遇過有店家劈價賣貨,而手作的質素亦愈趨下降。」Juni又不諱言參加市集的收入因而下降。

逛市集猶如逛商場,連租金亦如商舖租金,不斷上升,Juni透露租金最初約600元兩天,升至最近他曾參加過最貴的1,500元兩天:「攤檔自己一人,看到租金如此高昂,都不敢去廁所或出外用膳,那次最終只是收支平衡。」可幸的,是本地懂得欣賞手作的人增多,客人的讚美和認同成了他的動力。未來發展就如窰燒玻璃,結果不由自己控制,卻靠自己塑造,盡力便好了。

Juni Yu
Merry Go Round Accessories 創辦人
自稱「毒丁」的手作人。大學修讀視覺藝術時學造玻璃製品,並漸漸愛上。三年前創立品牌,售賣燒玻璃製品,剛畢業便全職投入發展品牌,創立「毒守空房」工作室。
Facebook: Merry Go Round Accessories

merrygo玻璃首飾以窰燒技巧製成,不用吹製,只需切割,依然不變的,是未到完成一刻,都不知形狀和圖案能否達致心中所想。

merrygo2店內仍有售少量吹製玻璃杯和花瓶。Juni的首飾設計以中性為主,笑指因為自己都想戴自己做的東西。

#516 metro Pop
Text:ANGEL
Photo:FRANKY

自尋煩惱 dirty paper
修復古書 重塑歷史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