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後的將來,現在的反思。

十年後的將來,現在的反思。


電影《十年》題材敏感,又是低成本製作,但口碑載道,票房報捷。《十年》由五部短片組成,包括:郭臻導演的《浮瓜》、黃飛鵬導演的《冬蟬》、歐文傑導演的《方言》、周冠威導演的《自焚者》和伍嘉良導演的《本地蛋》。

發起《十年》計劃兼執導《本地蛋》的導演伍嘉良表示純屬意外。「碰巧很多電影都避開《星球大戰》檔期,又適逢假期,大部分場次都爆滿。所有事情都是一步步地自然發生。」事情的發生可以是無道可循,令人來不及給反應;但想像十年後的香港,如果真的發生了電影的「寫實故事」,會否促使現在的你該做些什麼?

2

伍嘉良執導的《本地蛋》,講述2025年香港最後一間活雞場面臨關閉,本地農場雞蛋將成絕響。

3

另一邊廂,雜貨店老闆的兒子參與學校的少年軍活動,被要求四處巡邏檢舉違禁品。

任何創作起源均離不開向自身發問,伍嘉良發起的《十年》計劃,就是始於兩個問題:香港有何出路?如何帶來改變?「近年香港面對著拆解不到的困局,好像再理性、做得再多也逃脫不到。我找很多人聊天,問他們以往做過甚麼決定造就今天的他,以及如何看待將來。有趣的是,每當談及未來,雖然不很樂觀,但他們的表情會變得更有力量。

我便捉緊這點來創作。」透過想像將來,再回到現實的躁動,伍嘉良希望呈現兩者之間的張力,並成為改變的原動力。選擇「十年」這個時間點,是因為它既遠且近。「首先,十年關係到每一個人,不論是未出生的、年輕人或老人家。另外,按照常理推敲,十年內時勢不會有扭轉性的突破,但仍然有少許機會出現一點點改變,這促使觀眾反思,此刻該做些甚麼。」

 

4

十年亦是人生歷程的標竿。十年前伍嘉良剛剛畢業,遇著經濟低迷,做過不少工作,從電影剪接到學校及青少年機構的網上電視台策劃,難怪他執導的《本地蛋》,表現出對下一代人的關注。「十年前沒預計過今天社會變成這樣,那時候很多價值都太順理成章,現在則連基本的良知標準也達不到。在這環境下應如何教育下一代?我想回歸簡單的出路。抗爭必須要做,但最重要是保護思想自由和分辨是非的能力,因為任何改變都是始於內在。」

 

節錄自#485 metro Pop

空置用地發展甚麼好?
今昔偵探三大案件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