啟德之前世今生

啟德之前世今生


機場最能體現人情味的地方,必然是離境和入境大堂。收藏家James尤記得接機大堂的畫面,一條微鈄的通道,兩旁站著心急如焚的接機者,大堂航班表的「嗒嗒」聲跟接機人士的歡樂聲交集:「當年出國,一般很久才會回來,所以重聚時大家都特別激動,而且都是全家人出動接機,氣氛很好。」

那邊廂的離境大堂,卻是另一番風景。不似得現在一年動輒去幾次旅行,當年出國打工或留學,一般只會學滿師才回來,加上通訊設備不普及,離別時分外不捨得。James指,今天的赤鱲角機場再難見此場面。另外,航空公司昔日會推出不同紀念品,機票、登機證經精心設計,如登機證背面印有小遊戲,貼心地照顧到等待中的乘客,這份心思都是電子化後的今天所難復見。

當年啟德機場的跑道非常接近民居,加上飛機飛至九龍城上空時,需轉向47度再落跑道,難度十分之高,因此被列為世界十大危險機場。當年只有經驗豐富的機師才有資格在啟德降落,啟德跑道亦常被應用於機師考試的模擬飛行。

落閘 放飛機

當年日軍佔領香港期間,一到埗就活捉大量戰俘去擴建機場,建成「交叉跑道」,但跑道跟車道交接,因此每當有飛機降落,就會像日本的火車軌一樣,車道就要落閘,將路人、車輛欄下,乖乖地等待飛機橫過後才開動,但由於彩虹道是九龍的交通要道,相信當時為人們造成不少不便。

該情景以及車道的確實位置一直眾說紛紜,後來James終於找到一張照片清晰地拍下飛機快將降落時的畫面,相中車道就在現時的啟德明渠旁的彩虹道,終真相大白。

2

五十年代初,一架四引擎螺旋槳航機正降落於13跑道上延伸處(即今新蒲崗爵祿街)。圖中巴士、貨車及途人於升降欄閘前停下,等候航機降落。

 

 

3

格仔山(Checkerboard Hill)現在是九龍仔公園內的一座小山丘。當飛機準備降落在啟德13/31跑道時,看見格仔山,就是要轉彎飛入跑道的時候。圖中所見,是國泰航機抵港時轉彎的情境。

 

4

1998 年全景攝影的照片,可見九龍仔山(即格仔山)、獅子山、白鶴山、九龍城及啓德機場等,一架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的客機正降落啓德13跑道。

啟德前世今生10

早期的航空公司都會為乘客送上印有公司標誌的旅行袋,而飛泛美航空的旅行袋身價更有如LV,是身分象徵。大約至九十年代,飛機開始普及,航空公司再不需以此作宣傳。

啟德前世今生11b

當年的手寫機票,登機證背後有小遊戲供客人消磨時間,設計很用心

 

 

 

TEXT.SUMMER PHOTO.FRANKY &吳邦謀(James)

身邊一件舊潮物 美好生活滿溢
邵氏出品,Cult中極品

相關文章: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