惜字如初

惜字如初


在執筆忘字的年代,剩下只有飛快在鍵盤上操作的手指頭,當書寫不再必要,還有多少人依然離不開文字的牽絆,在當中尋找安慰與快樂?在主流中要做一隻逆流而上的小舟,是甚麼讓他們繼續無悔執著?墨香四溢的毛筆字、成為文物的活字印刷、早已絕版的古書、變化萬千的廣州語,這些人從未忘記,猶如當初對文字一貫的熱愛,拿起筆,一筆一劃寫下他們與文字的故事。

阿鼻
中大中文系畢業,曾當記者及編輯,現於雜誌撰寫專欄,解說中文字。

尋字根

阿鼻的父親不是讀書人,卻沉迷於文字、聲韻,終日向他灌輸正字寫法或推介書籍,潛意識早已耳濡目染,練好一身基本功;預科選修學系,明明不是將中文系排在第一位,卻被中大取錄;畢業後當記者,編輯突然邀請他在專欄介紹中文字,一寫六年,命運根本已替他抉擇了與文字為伍的人生。

大學時要修讀文字學、聲韻學,字典古書等都是必備工具,阿鼻卻發現書單上的所有書籍家裏都有,有教授更不禁打聽其令尊的底細,表示普通人不可能有此等藏書,大概阿鼻幾歲已接觸過大學讀物。經過三年的密集訓練,阿鼻被逼接觸大量中文字字源,也習慣翻閱晦澀難懂的字典,日子有功,對正字已頗有研究。

現在阿鼻於每期都會於專欄介紹一隻關於「食」的字,包括飲食用字的正音和正字,某部分較地道的廣東話向來都被認為只有聲調,無法書寫,阿鼻卻找出它們的淵源,原來全部都有歷史考究︰「有本叫《廣州語本字》的書,是我阿爸留給我的,是晚清時期第一本輯錄廣州話口語的書,一開始靠這本書找到不少有趣的字。」

對於堅持所謂的「正字」,阿鼻不以為然,認為就算某個字本身的寫法與現在有所出入,都沒甚麼所謂,因為文字是有生命的,不由自己控制。不過說到錯別字,阿鼻就比較難接受︰「我試過去旅行時在東京寫了一大段facebook status,心急post了出來,卻發現打錯地方名又改不了,全程很不安樂,結果回到香港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改掉。」

Hea都有得寫?

阿鼻介紹過的字超過二百多個,問那個字令他印象最深刻,想不到竟然是人人都以為是英文的潮語”hea”。其實”hea”在《康熙字典》有解釋,意指感到疲累,然後斜靠到一邊,或形容將工具倚靠著放,寫法是左「危」右「支」。

 

惜字如初(二)
市井 麻甩 都係廣東話最啜核

相關文章: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