挑戰48小時拍片極限

挑戰48小時拍片極限


若你稍稍接觸過拍攝工作,便知在正常情況下,由零開始製作一條十分鐘的劇情短片,即使不用一個月也要十天八天,總之絕不可能是48小時內能做到的事。今年香港藝術中心首辦「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」,是本地首見同類型賽事,參賽隊伍須於兩天內完成故是意念、劇本、拍攝到後期製作,如此有限的時間和資源,逼使各人爆發創作極限,正所謂「唔駛急,最緊要快!」。

48小時短片製作挑戰賽

八隊參賽隊伍,包括黃修平、鍾偉權及賴恩慈帶領的ifva金獎隊伍,以及五個自組隊伍,挑戰製作極限,於8月19日晚上7時至21日晚上7時,製作一條10分鐘內的短片,主題是「美好時代」。八部作品將於9月25日「ifva影像嘉年華」放映,由專業評審施南生、柯星沛及潘達培,與現場觀眾選出得獎隊伍,爭奪10萬元獎金。

48 48-2

「耳東製作」團隊

《天唐》故事大綱:來自台灣的女生剛剛住進「天唐」旅館,碰上了長住在此的保安員。兩人置身熱鬧的深水埗,一個總無何奈何地被轉至留言信箱,另一個以靜默對抗煩囂。看似全無交流的兩個人,過著同居般的生活。

港澳台聯合隊

「耳東製作」的中心人物是導演陳瀚恩Ryan,他在香港大學畢業後,現正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,現已回台繼續學業。參賽決定由他發起,於是四方八面招兵買馬,包括台灣同學。副導小狗是大學同學,一直很欣賞他。「他很有趣,畢業後正職做空少,但同時拍片和拍電影,亦有進修。難得這次他決定搞一單『大嘢』,大家就一起幫他完成。」

48-3陳瀚恩Ryan

限時內集體創作

小狗說Ryan一向對旅人題材有興趣,而且一早決定旅館是主要拍攝場地,以及由台灣女生擔任女主角。首天晚上7時,大會揭曉主題和規限後,八隊才開始創作劇本,極考驗編導的創作力和幕後團隊的合作性。他們在旅館圍在一起構思,Ryan把一堆白紙拋在地上,大家想到甚麼情節便寫下,然後挑選出好看場口,再排序和串連故事。這時已是凌晨2時。小狗:「我們沒編劇,劇本是我在巴士上用電話打的。攝影師、燈光師和道具等都要接到劇本才可開始工作,來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很有耐性。」

48-4跟時間賽跑

48小時,減去「度故仔」和後期製作,拍攝時間只有一個白天加一個黑夜,極度趕急,而且過程中往往意外頻生。美術Momo要負責所有道具和服裝,「有時趕不及找道具,他們就要改變拍法。有一幕想透過書架上的藏書交代主角內心世界,我便即晚砌出一個木書架。」小狗補充:「旅館在九樓,沒電梯,有時突然需要更多道具,要勞煩PA柳杰跑來跑去,好辛苦,他和Momo不知上落了多少個來回!」

最終他們由早上八時拍到凌晨三時,餘下時間做剪接和後期。製片Ping說Ryan原本第二晚也不願睡,不過支持不住,睡了兩小時。「作為製片,沒甚麼可幫他們,只可催促。原本期望下午1時剪畢,最後2時半才完成。不過整體時間跟想像中差不多,總算在好緊張的情況下趕及死線。」

48-5左起:Momo(美術)、Ping(製片)、小狗(副導)


“To be continued”團隊

《捱打》故事大綱:外賣仔黃玉狼每天見盡不同的人和事,為生活,他處處忍讓,認為所有事情都能捱過去。某天,當他被人觸及底線,他發現,為了夢想,決不退讓。

48-648-7快閃拍片黨

這團隊來自不同行業,其中包括兩間電視台,導演阿昌和演員阿斌均來自ViuTV。他們的作品《捱打》題材貼地,關於追夢與現實的矛盾。即興創作通常是從自身出發,這次參賽也是阿昌的追夢之舉:「之前有參加過其他短片比賽,這次慶幸能入圍,機會來到就想好好把握。也算是自己的夢想,始終喜歡拍短片和電影,平日在電視台……」同事阿斌即揶揄他平時被罵居多。

在本地拍攝,場地是一大問題,他們也最擔心這方面,得知交片地點在灣仔,便找製片聯絡所有港島的朋友預留地方,不過室外拍攝仍是最大變數。「最重要的一場戲是晚上打架戲,夜戲要打燈已很麻煩,打戲又難拍,幸好能趕及在六點天光前完成。」演員阿斌:「在山道天橋底,凌晨時分,很倒霉地被警察趕,因有住客投訴。導演說不如加個追逐鏡頭,追到另一個地方再拍。他轉數好快!」

48-8左起:Steven(場地贊助)、偉仔(場地贊助、演員)、阿昌(導演)、阿斌(下)(演員)、Jacky(上)(攝影)、傳藝(收音)

後記:熱血何價?

有人認為拍電影應該將價就貨,按照資源多少而限制作品規模;但有些人選擇奮力突破界限。阿斌想起最近《點五步》的爭議。「有人會說,你只有兩晚便應該做相應的事情,為何要硬來?這行的人有時就是不計回報去幫手。」阿昌感激各人同心完成自己的夢想。「大家也不眠不休,又找到朋友 Pheobus Chan 幫手做音樂,替短片起死回生。好多人說夜晚拍打戲不可行;預算又少,48小時怎可能拍得到?但我們真的做到,交片那刻已當贏了。最終成品比預期好得多,很滿意。贏了自己最開心。」

「耳東製作」製片Ping直認:「本來以為製作會好粗疏,但每個崗位都在挑戰自己,不會因時間趕急而妥協。真的很美好。」副導小狗說:「導演明白有時要『睇餸食飯』,多次說某個場口不拍亦可。結果沒人重提,反而說:還有日光,去拍吧!大家都是眾志成城,沒有因累便喊停。」他們異口同聲地說,整個團隊已交出自己的最好。也許熱血不能當飯吃,也絕不能賤賣,但會成就出看似不可能的夢想。

48-head

#519 metro Pop
Text: Lorraine
Photo: Franky、受訪者提供

慢活愛收藏的旅人髮型師
在路上 坐著歇息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