產量最驚人的香江才子

產量最驚人的香江才子


時下有不少作家或填詞人被尊稱為「才子」,但說到產量之多,質素之高,粵劇作家唐滌生則可謂空前絕後。從早期為粵劇名伶薛覺先的覺先聲劇團而寫的《梁山伯與祝英台》,到後期為任劍輝與白雪仙的仙鳳鳴劇團而撰的《牡丹亭驚夢》、《帝女花》、《紫釵記》和《再世紅梅記》等,唐滌生不但以快筆著稱,更寫得詞藻華麗,音韻獨得,其水準震驚了整個粵劇界,如今為人熟知的大老倌,都沒一位不曾在舞臺上唱過他的作品。

pic09

可惜,唐滌生也是一位英年早逝的才子,在1959年,42歲的唐滌生在新劇《再世紅梅記》首演當晚,因腦充血昏迷,於9月15日不治離世。不過在其短暫的寫作生命中,所著劇本已經超過400部,迄今並無劇作家可與之比肩。聞說在唐滌生的寫作高峰期,更一年寫就50部以上,靈感不盡出口成文,平均每星期就完成一部劇本。

唐滌生經典劇目多如繁星,當中最著名的作品,非《帝女花》莫屬。《帝女花》的初版本由梁金棠所寫,於30年代在廣東首演,唐滌生的版本則是參考清朝崑劇作品而改編,由仙鳳鳴劇團在1957年首演。《帝女花》的成就甚至超越了作為一部傳世粵劇戲寶,皆因就算你並非特別熱衷粵劇,或不懂聽粵劇,都不會未聽過《帝女花》,尤其是講述明朝長平公主和周世顯仰藥自盡的一段〈香夭〉,更是深入民心,隨便一人都能哼唱數句。

事實上,過去60年〈香夭〉由於太過經典,傳唱度極高,早被電影或電視劇「二次創作」了無數次,有趣的是,〈香夭〉單是被改編作「英文版」歌詞,就有好幾個版本。嫌原版歌詞艱澀難明,不妨聽簡單易明的英文版本。

呂珊唱過:

曾志偉在《豪門夜宴》也唱過:

不過唱得最好應是岺南羚所唱的版本:

當然,旨在向原著致敬,不能跟唐滌生譜寫的原詞相提並論。不過能把經典的一句「落花滿天蔽月光」翻唱成“Wind blows flower to the sky, dark moon hanging way up high”兩句,音義兼具,也實在不易,卻更顯得唐滌生功力非凡,簡單一句開場白已是用字精準,意象豐富。

好高「鶩」遠?趨之若「騖」?
網絡漫畫家 回歸文以載道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