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曬皮:「Like太虛幻了」

謝曬皮:「Like太虛幻了」


以前看漫畫,你會用手一頁頁去翻,現在你會改為滾動掌心的滑鼠,甚至躺在床上,用手指輕輕掃你的電話。以前畫漫畫,你用的是水筆、鋼筆、墨水、稿紙、網紙、間尺,現在會改為用一台電腦,就夠了。

看漫畫,畫漫畫的方式都會改變,不變的反而是那份聚精會神的熱忱。為畫好一頁畫作,花上幾個小時,為構思四個小格的內容,費盡思量一整天。

愛漫畫的人,做人處世或者都比較浪漫。不過遊走在畫紙與屏幕之間,今天的漫畫家又多出一份格言。

 

「我開始想,怎樣可以令自己得到更多『有形』的事,不是有型。」

自己風格最重要

謝晒皮

1

「說不care有多少人like和share你的作品,就一定是『扮嘢』啦!」說到一夜成名的八十後漫畫家,謝晒皮必是其中之一。憑著一幅關於女高中生集體回憶的作品,謝晒皮在數年前開始打響名堂,受到網民注意。然而,性情爽直的她,從無聊呃like的小女生變成有著獨立想法的插畫家,著作漸增,目標也漸變成熟:「我會開始想,怎樣可以令自己得到更多『有形』的事,不是有型,是實實在在的『有形』,like太虛幻了,例如我自己本身就是見到甚麼狗屎垃圾都like的。」

下一步,告別面書

她冀望自己即使有朝一日不再用facebook,支持她的讀者都會繼續買她的書,留意她在做什麼。說來,另有更長遠目標的謝晒皮,撇下頗為「扮嘢」的一句「想成為更值得讀者欣賞的畫家」,去年就這樣遠赴英國讀書。

出道數年,七本著作,第七本正是圍繞她在倫敦生活的漫畫式日記。畢業回港,脫下少女稚氣,多關心了社會議題,民生問題,謝晒皮也坦言覺得自己轉變頗大:「現在我都不敢看自己以前的作品了。那時的我很單純,想到甚麼就畫甚麼,現在會覺得有點粗製濫造。沒變的可能是我仍然坦誠,誠實面對自己的生活。」

 

我要夠格

漫畫素來愈好看愈多人看,謝晒皮卻以特立獨行的「醜漫」見稱,原來背後有她自己一套另覓蹊徑的新思維:「其實我可以畫得很好看,畫得好看又不困難。」謝晒皮說得輕描淡寫,自信滿滿:「在大學裡面,只要入得去,每個人都有本事畫畫得好看,平常人只要畫得好看一些,就會有人讚賞,但我們是沒有人會讚賞你的。畫得好看只是基本功,我看到人畫得好看,畫得似,我是沒感覺的,what so special?現在有電腦幫忙,會有多難?」

她認為把作品畫得好看,只是普通的繪畫技巧,中學生都會。「畫得好看,畫得似,是完全無用的,有自己的風格,才是最『王道』的事。」

1A

1B

謝晒皮其實獨孤一味,喜歡日本文化,最喜歡小丸子、花師奶和改編自柴門文的愛情漫畫,男生愛看的《龍珠》、“Slam Dunk”也是心頭好。

1Z

出版到第七本著作“LONG TIME NO SE5”,謝晒皮認為自己也改變甚多,髮型不再像畫中麻甩鬼馬的自己,卻更加似電視演員陳秀珠。

 

Plastic Thing:「隨心而畫 從生活出發」
「早晨 Jou Sun」網上買餸平台

相關文章: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