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緣遇到總更多 Supper Moment 專訪

隨緣遇到總更多 Supper Moment 專訪


成軍剛好十年的Supper Moment,小伙子長大了。在全場掌聲加冕下,走上台的我最喜愛樂壇組合。當事人告訴你不,那倒是單純做著自己喜歡的事going with the flow。人生固是夢一場革命至蒼老,但四人還是用《幸福之歌》提醒大家,奢求曾令你錯種需要的果,然後再走下一個十年。

 

3

m:metropop
S:主音Sunny T:鼓手阿達 C:低音結他手CK G:結他手阿雞

 

m:當年Supper Moment是怎樣出現?
T:  我們最初有另一隊樂隊叫Lunch Box,06年初隊友相繼離開,只剩我、阿雞、CK,CK於是找了Sunny來。當時沒談過樂隊要怎發展,純粹逢周二到band房夾歌。
S:  很有趣是我們異常合拍,還記得第一天試夾過後,他們已著我第二天交租。

 

m:2010年為何簽約現在的唱片公司?
T:  那時我們想灌唱片,夾了好一段日子band,始終想有個記錄。我們問了現在的老闆Gary很多意見,他說不如合作,Supper Moment繼續做歌,他以唱片公司的身分處理我們其他事務。合約一簽就是五年,但當時我們四個都想:出了碟才算吧,我們沒甚麼可以蝕,蝕的都是他(笑)。

 

m香港十年前後的音樂生態有否改變?走進主流後,Supper Moment能否適應?
S:  我們不會刻意說自己走進了主流,何必要有這個框呢?其實用心做好自己就總有知音。音樂圈子和氛圍果真在變,焦點開始落入創作單位。宣傳和發佈平台也從以前依賴傳統傳媒移師到網上。當網絡平台如此開放,可以容納不同聲音,自身認定的主流就是主流。

C:  但做音樂的本質則沒有變。現在很多人根據所謂的標籤來判斷好壞,其實主流非主流,傳媒和網絡,不一定要二擇其一。音樂工業從來都是創作然後發佈,再宣傳做訪問,然後作live表演,周而復始,這是我們的life cycle,外國很多樂隊都是這樣。

 

m:    Supper Moment去年成為頒獎禮大贏家,很多人說那是你們豐收的一年,你們怎樣看?
S:  獲獎固然開心,是對我們的肯定,但又不會過分開心。阿達打趣說這像中六合彩,中了翌日還要是上班。我們不會因而放慢腳步或為得獎而更努力,這不是目標,只是沿途被給予的嘉許。我們想帶音樂到更遠的地方,或回到band房隨意創作。

T:  有個很貼切的比喻是跑馬拉松,馬拉松選手從來不是要贏,而是因為愛跑,發現有比賽便參加,開心一下,平日都在默默努力練習。

 

m: 2016年Supper Moment有甚麼期望?
T:  適逢成軍十年,也真的想辦一個大型演唱會。然後做一系列音樂成分更高的作品。以往思維是曲詞編三個環節,有次序地按排它們出現和及分出輕重,我們想試試用樂句來營造一首歌,可能大家聽頭四拍就知是甚麼歌。

G:  好像外國樂隊USHER,第一句旋律已很有著跡;香港的流行曲多要到副曲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。也想就歌詞與旋律之間的重要性拿取一個平衡,而又不失意義,享受音樂。

 

C

 

Supper Moment一直以來都沒想太多,一切隨遇而安,當我們不斷自我膨脹,在奢求裡奢求更多,何不step back,看看我們擁有的已經很多,已經夠多。要描述這個moment的supper moment,就選《幸福之歌》的這一句「隨緣遇到總更多」吧!

 

Text*Nicky

Photo*Wai

節錄自#492 metro Pop

十年 退一步回饋烘焙界
混血本地薑的愛港自白

Comments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