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ine & 湯駿業:告別回憶的美好

Shine & 湯駿業:告別回憶的美好


《夏風夜涼》的故事就是你我他的青春日記。成長,是要不斷地說再見:道別年少輕狂的夢想,道別單純誠懇的友誼,道別幼稚衝動的自己。由湯駿業(Ahdee)和Shine等飾演的五個麻甩仔,曾一起經歷美麗時光,但也被現實的殘酷衝擊得像一盤散沙。觀眾也許能從故事獲得一點希望:放開昔日的美好,才能更珍惜當下一切。

a

三個喜歡音樂但更愛踢波的少男,被學校要求舉辦第一場亦是最後一場音樂會,於是拉攏兩個好友一起搞,過程凸顯各人的性格缺陷。三位主角互相介紹劇中人物:

「天佑的角色是學校卡拉OK比賽亞軍,看似最有才華,但很被動,人人以為他會當歌星,最後他去了開咖啡店。Ahdee的角色是個作曲鬼才,可以五分鐘寫出一條很好聽的hook line,但你不會知道他何時能完成一首歌。又南的角色有點傻氣,永遠都絕對相信好友,他最簡單,但最終反而得到最多。」

_mg_7272

我們總曾遇到一兩個這樣的朋友,或者那人就是自己,但不知從哪時開始變得成熟老練了。如《夏風夜涼》的文宣所言,成長是要「告別自己身體的一部分」。Ahdee慨歎:「我很喜歡這說法。成長就是抹去自己的菱角,然後fit in世界,之後,你好像不再是自己。」天佑接話:「或者你也忘記了那個自己。但樂觀一點想,這是融入社會的過程,社會始終需要規矩。」

7

劇中五人原本只是拉雜成軍,豈料音樂會大獲好評,驅使他們決心繼續做音樂,更打算以偶像組合身分入行。編導黃智龍把故事時空設在2000年,因為那時仍然是偶像當道的年代。屆時他們會唱盡那年代的流行歌,包括Twins和Shine的舊歌。成長於千禧年代的觀眾,肯定勾起不少回憶。

4

年少多好,朋友多好。求學時期的回憶值得回味,都是源於純粹真摯的友誼。Ahdee回憶:「當時家住屯門,放榜前夕和朋友打波直到球場關燈,扮有型地拿著啤酒沿輕鐵軌道走,吹水至天亮。」

_mg_7586

以為男人的浪漫離不開打球和喝酒?原來天佑是個文藝青年。「中五那年,一行五人突然想做話劇,碰巧學校舉行話劇比賽,於是我們連續數晚通宵寫劇本和排練。回校準備交劇本和報名,老師卻說比賽已截止報名,不能表演。最後自己在家演了一次,笑完便算。」又南則回想起和天佑到日本進修的日子。「那裡像一所聯合國學校,最初完全不能溝通,加上我們年紀最小,覺得同學們都好麻甩,但人人都很有趣。」

8

年少時總認為有一大群朋友在身邊是理所當然,但畢業後始終難逃各散東西的命運。就像劇中五人矢言要繼續夾band玩音樂,不到三年已各有各忙碌。

_mg_7329

怎樣的時代造就怎樣的創作。當下社會氣氛愈況愈下,自然出現懷緬過去的電影作品,例如早前廣受歡迎的《哪一天我們會飛》和《我的少女時代》。雖然《夏風夜涼》的時空設於2000至2003年,但演員們說此劇其實也在回應今天的社會情緒。

6

又南:「2003年香港也發生了很多事情,但現在回想,原來也不是太差。人在每個階段也有不同難題,美好事情只會一直地過去。」Ahdee補充:「我們可否保持一個心態:既然知道現實就是如此,不如好好move on,嘗試找回希望。」

 

 

 

《夏風夜涼》

2000年,他們仍在設計學院讀書,為了方便訂場踢波,五人成立了一個從來不搞音樂活動的音樂學會。但畢業前卻被要求認真搞一次演唱會,他們便忽發奇想組成一隊boy band,最後演出竟然意外地大獲好評。五人決心畢業後一邊工作,一邊發展音樂事業,但不足三年已各有各打算。在告別美好的過去之前,他們作出了一個浪漫的決定。

主演:梁祖堯、徐天佑_Shine、黃又南_Shine、湯駿業、白只
特邀演出:黃靖程、韋羅莎

日期:4月8-10、12-17日
地點:葵青劇院演藝廳
FB:W Theatre

 

 

 

 

Text*Lorraine

Photo*Wai

節錄自#495 metro Pop

 

混血本地薑的愛港自白
香薰治療 紓解你的低氣壓

Comments

comments